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社会

鹦鹉史航与郭敬明粉丝骂战整理嘴毒不带一点个

发布时间:2019-01-11 16:17:39

鹦鹉史航与郭敬明粉丝骂战整理 “嘴毒”不带一点脏字

鹦鹉史航吐槽郭敬明《小时代》事件引起不少郭粉的不满,鹦鹉史航嘴毒却不带一点脏字的功夫我们已经见识到了。鹦鹉史航为何要吐槽《小时代》?是否与郭敬明有什么关系呢?我们一起来看看鹦鹉史航怎么说,以及史航与郭敬明粉丝骂战整理。

鹦鹉史航

鹦鹉史航 毒舌的艺术

这次面对的是一代人

我已经宣布不再骂街了,我这儿就是屠宰场的封刀,你顶个素颜的猪头跑过来,你知道我心里多惆怅么,鹦鹉史航先生边嗑瓜子,边阐释毒舌原理,用词要新鲜简短易流行。因此素颜这词很重要,想想猪头拔光毛的样子。

说不清是一本正经还是玩世不恭,他身着对襟麻布衫,盘扣解到第二颗,复古的圆框眼镜耷拉下来,汗珠停在鬓角,髭须长而不乱。当你正联想这位发福的道学先生如何度过7月的溽暑,却赫然发现哈伦裤的裆部几乎已掉至脚踝。

很多年前,有人问史航对韩寒和郭敬明的看法。他说,韩寒是个逞强的代表,郭敬明是个示弱的代表,未来红的一定是郭敬明。

很多年后,韩寒刚熬过一场代笔风波,郭敬明在三度登顶中国作家富豪榜后,以一部《小时代》高调挺进导演界,决心像进文坛一样,震死他们。6月底,编剧史航发了条微博说导演把关把得好,全片没出现一个演技派,大家水准一般齐,招来捍卫《小时代》的圣骑士团群起声讨。史航应战了。

鹦鹉史航吐槽《小时代》

圣:有素质的人就不会不尊重别人在有些人看来是丑的东西的劳动成果。

史:您说的尊重是指吃地沟油还吧嗒嘴吗?

圣:这就是为什么郭敬明在家数钱,你却只能在微博数粉丝。

史:而你在用十个指头数智商。

圣:你黑《小时代》有什么得益?

史:见到利益才肯出手,本该是老年人的鸡贼本性,现在却是年轻人的行为轨范。伤矣哉。

不疾不徐、毒辣精准,两天舌战群粉的机灵话儿立刻在微博上火爆起来,一则骂战集合帖转发数万,友封他骂神,纷纷追来拜师求艺。正看得过瘾,他却宣布停止毒舌。两天后,他发来私信说,忍不住回复了小时代粉丝一条,惭愧,决定以后每天只回复一条。

为什么?

因为又想到了聪明话儿。

他是这样的人,知道一句话能气着别人,准能倒三趟车,爬五楼,去跟人说,不怕麻烦。这他哥说的。

毒舌热情和能力兼备,却是第一次在上大规模毒舌陌生人。生于1971年的他严肃地说,因为这次面对的是一代人。

毒舌史航

小四其实过得挺好的,但他们很容易就觉得你们怎能这么欺负小四。这些孩子花着父母的钱,过得很节俭,但为了小四可以付出很多。他们把自己纳入圣战氛围。这个氛围其实是蛮可怜的。所以我要用这种方式去棒喝。哄是没用的,你越哄,他越觉得自己对。

他们一个观点是,大V跟我们小屁孩计较什么。你们把人捧成大V、捧成前辈目的就是,我踹你十脚,你不许还一下,因为我小。这是倚小卖小,非常可悲。你可能连倚老卖老机会都没有,因为你这么小,没法长到老。这是典型撒娇人生风格,你毕业后面对社会能这样吗?这是我真正着急的地方。

希望他们对自己迷恋的世界和偶像那种奉献精神在成长、领悟、幻灭后还能留一部分。我一直希望人早幻灭,早幻灭早重生。

说着说着就露出教师本色。在中戏当老师时,他每年都给学生播放自己最喜欢的电影《牯岭街少年杀人事件》,流氓头目哈尼的一段台词他还能背下来:原来从前的人,真的和我们是没有两样的。我记得有一个老包,人家都以为他吃错药后来满城的人都逃了,好像到处还都起着火,只有他一个人要去堵拿破仑,后来还是被条子抓到《战争与和平》,别的武侠书都忘掉了,只记得这一本。

微博上百般毒舌,私下却语重心长:哈尼不知道托尔斯泰是谁,但他知道如果满城人都跑了,我这么一个人去堵拿破仑,跟他拼命,这事牛逼。知识每一代在更新,但情怀是不变的。没文化的人可以佩服一个特别有文化的一本书里的一个人的行为,他懂的是骨子里的东西。对于现在喜欢郭敬明的这一代人,我不奢望他们去读《战争与和平》。但是他们还是要想一想,那个人为什么要朝着拿破仑走过去?这是我对这一代人的希望。

《奇葩来了》史航

毒舌难道仅仅是技术活吗?

这些天,史航被赞美,收到不少真诚拜师私信。这让他得意,也让他忧伤。拜师的人其实不是我同路,如果拜的是毒舌技术,我是教这东西的人吗?他高屋建瓴,有意义的毒舌、有情怀的毒舌、有尊严的毒舌,是智商,更是情商。

史航手舞足蹈,是个话痨,像他在电影《神探亨特张》里演的大仙,嘴角讲出了白沫。比起技术,他显然更爱谈价值观。指导他上微博的理念是席勒的一句话,当人游戏的时候他完整,当人完整的时候他游戏;不买车不买房的缘由,则来自于初中时在《托尔斯泰的青少年时代》看到的,人死后占的地方跟生前占的地方应该差不多。

因此,为了住上200平方的房子,只能不断租房。几十个从旧货市场淘来的书架被塞得满满当当,有的还写着打折区。书多得连他自己也数不过来,但与之为伍是他最大的乐趣。就像后宫佳丽三千,随手挑出一本,算是捏捏脸蛋,钟意了自然就得陪王伴驾。

推荐好书好文,他温暖热情,着实为别人高兴。他在钱粮美树馆和大佳开办说书讲座及节目,总能说出独特阅读体验。这会趁着因毒舌走红涨粉,他使劲儿荐书,说是一边打架,一边举着广告牌。

他从书中学惆怅,学毒舌。生发哪种情绪,书里千百个故事就穿越时空活过来。这个上午,他从建宁公主的惆怅讲到王尔德、萧伯纳的毒舌,他说自己的人生就是感伤文学和毒舌文学交替阅读的一生。

史航现实生活是怎样的

说起小时候打架打不过别人,努力在书堆里学别人不能当场醒悟的毒舌,他坏笑起来,右边的胡须颤颤地咧到一边。

因为阅读,史航明白了周作人的一句话:看完中国历史,最后就明白,所有的坏事都发生了,没一件事写在书上;所有的好事都没有发生过,只是写在书上。听起来,阅读加剧了他对世界的幻灭。不过,按照他的理论毒是捅人性弱点,舌是语言技术。你对这个世界绝望了,毒舌就没有了破绽。

高段位毒舌对世界足够幻灭,又有足够不甘心,还得极有耐心。这三条之后是功成身退。低段位的对世界热情洋溢,别人一戳,就哇哇哭。极端悲观和经常思考,思想才有毒,如果变成毫无内容的形式,最后只是一条舌头。 因此洋洋自得,自我便被舌头所缚了。

尽管看透毒舌不败原理,史航还是不时被毒到要害,编剧李樯直接说,你是不是特喜欢自己,是不是对着镜子都想亲自己一口?

我问史航,作为毒舌爱好者,有忍住不说的吗?他没有回答。但1997年前后,他写过古装情境喜剧《明镜高悬》,用古代县衙讽刺现代,因过于毒舌被禁播。他编过《铁齿铜牙纪晓岚》、《射雕英雄传》等电视剧,近年转向舞台剧,原因很直接:4人合作,必有一个傻逼。

有人找他写谍战剧,主人公是中共烈士。1937年进入军统,那时候国共还合作抗日,在国民党卧底是什么意思? 这是另一种拒绝。

而有时只是为了毒舌的爽快。10年前,一位影视圈老板想包养他,饭桌上摆出循循善诱的姿态:

你有才华,但很容易浪费。你知道吗?天才只要不用功,一定会浪费自己的天才。你看黑泽明,以前拍过很多很好的东西,可现在呢?你还看到他的作品吗?

史航沉默30秒,说,他死了。

史航是个话痨

读书人说书人

史航手舞足蹈,是个话痨,像他在电影《神探亨特张》里演的大仙,嘴角讲出了白沫。比起技术,他显然更爱谈价值观。指导他上微博的理念是席勒的一句话,当人游戏的时候他完整,当人完整的时候他游戏;不买车不买房的缘由,则来自于初中时在《托尔斯泰的青少年时代》看到的,人死后占的地方跟生前占的地方应该差不多。因此,为了住上200平方米的房子,只能不断租房。几十个从旧货市场淘来的书架被塞得满满当当,有的还写着打折区。书多得连他自己也数不过来,但与之为伍是他最大的乐趣。就像后宫佳丽三千,随手挑出一本,算是捏捏脸蛋,钟意了自然就得陪王伴驾。

在中央戏剧学院读大学的四年里,他几乎天天泡图书馆,以至于有天馆长问:听说你把图书馆的书都读完了?他说,还没有,但是想。于是他就被留下了,负责订购中文书。

2009年4月,他在北京钱粮美树馆开说各种书,一把折扇,一个白瓷水杯,摊了一地的书,然后各种段子横飞。后来,大佳知道后,寻他去做节目。他问,能否说那些买不到的旧书,对方说随便,一听说随便,他就来了。他推荐的书很杂,有当下的畅销书,但更多是他自己收藏和淘换到的旧书,有小说、回忆录、童话以及剧本。时不时地,他还会声情并茂地念大段台词。这会趁着因毒舌走红涨粉,他使劲儿荐书,说是一边打架,一边举着广告牌。

史航因毒舌走红涨粉

无论是在钱粮美树馆说书,还是在大佳说书,他说,主要还是为自己,为自己在复述中有所记得,然后才是为陌生的受众,希望他们一样喜欢某个作者、某本书,跟他一起为好的东西高兴。

从书中,他学惆怅,学毒舌。生发哪种情绪,书里千百个故事就穿越时空活过来。他说自己的人生就是感伤文学和毒舌文学交替阅读的一生。

因为阅读,史航明白了周作人的一句话:看完中国历史,最后就明白,所有的坏事都发生了,没一件事写在书上;所有的好事都没有发生过,只是写在书上。听起来,阅读加剧了他对世界的幻灭。不过,按照他的理论毒是捅人性弱点,舌是语言技术。你对这个世界绝望了,毒舌就没有了破绽。

史航个人资料

每个人生命中都需要一块斑马皮

许多文人不大看得起微博,并以不写微博当成一种个性表达。但史航很喜欢微博,遇到对读书感兴趣的人他也很乐于开书单,和大家分享。大段的文本和情节他在复述的时候一点磕巴都不打。问他怎么能做到,他反而慢悠悠说起自己在演员夏雨家见到过的一块斑马毛的地毯。斑马毛很硬很扎,不能坐不能躺,毯子好大一张铺在地上,所有人见到都要绕着走。我当时第一次见到觉得特别滑稽,本来30平方米的房子,生生变成20平方米了。后来他顿悟,可能每个人生命中都需要一块斑马皮,不切实际的阅读、创作和单相思,都行。

记:有很多人会排斥或者逃避微博,觉得它的信息是碎片式的。

史:这个时代就是个碎片化的时代,你不能让它铁板一块。我们总是不关注点的有意思,却幻想整体的有趣。所以我喜欢在微博上碎片式的有趣,重点它是不断在搅动的。微博的美丽就在于所有的东西都在翻滚,可能你八个月之前的一个微博,会被一个跟帖转发出来,所以它是活的。

记:你脑子是怎么装得下那么多东西的?

史:不多啊!你知道马戏团的猴子的大脑才被开发了十分之三,人连十分之一都没被开发。其实很简单,你喜欢几个异性,然后在她们面前成为话痨,然后下次聊天儿又不能和上次一样,就得找新的话题。老狗熊也得玩儿新把戏啊。

史航

史航与郭敬明粉丝的微博骂战整理

史航调侃说:《小时代》有一点是对的,导演把关把得好,全片没出现一个演技派,大家水准一般齐。之后又发微博评论说:其实,《小时代》这些偶像派演员,是短跑选手,却被迫参加了俩小时的马拉松,令人惋惜。真让他们去主演五分钟的微电影,只怕个个还让我们意犹未尽呢。史航的微博明显惹怒了《小时代》的粉丝,他们纷纷在微博下留言,甚至口出装什么孙子,你年龄大了,该死就死去敬老院吧等恶言。史航的抗骂能力倒不是一般的好,心平气和地转发粉丝们的攻击并幽默地还击,还表示一上午跟人斗嘴,很愉快。

史航微博整理

下面是从史航微薄整理的:

Zzzzzz某某7:有病,知道你为什么叫鹦鹉,因为说的不是正宗的人话

鹦鹉史航:不是人话你都能听懂,您进化得也不咋彻底。

不乖baby就要说88:史航是谁啊?屎行,每行字都是屎的意思吗,我呵呵呵了

鹦鹉史航:你喝喝喝,我都支持。

塔莫TIAMO:没事。既然做了还怕什么名声。诋毁别人之前就该想到会有这个后果。您老好好受着吧,放枕头边儿随时准备拨打120吧。

鹦鹉史航:听说近亲繁殖的孩子,特别愿意空洞地威胁这个世界,主要为缓解与生俱来的压力。

YOLOOO:这就是为什么郭敬明现在能在家里数钱,而你却只能在微博上数粉丝。

鹦鹉史航:而你在用十个指头数智商。

Domida_KimyHuii:你说你们一大把年纪了怎么还恬不知耻 你们两个所谓的公众人物就只会用微博跟别人对骂是吗? 心胸狭隘。真不及郭敬明亿分之一的度量。 白活这么大岁数了。再说那么多骂你们的你们回得过来么。 有这闲工夫还不如早点给自己预备口棺材。

善良是人性光辉中最温暖、最美丽、最让人感动的一缕

鹦鹉史航:因为您这段话发了若干次,问您是申请来殉葬吗?

不乖baby就要说88:史航是谁啊?屎行,每行字都是屎的意思吗,我呵呵呵了。

鹦鹉史航:你喝喝喝,我都支持。

陈幼妮mini:你个老不死的有什么资格批评别人,别人再差劲也比你有知名度,比你厉害比你强,你又算哪坨屎敢去批评别人的演技,有本事你去演。不会演又没有本事不要再唧唧歪歪了,你年龄大了,该死就死去敬老院吧。

史航与郭敬明

鹦鹉史航:抱歉,我演的电影拿过金马奖最佳影片。

凹芭玛:没听说过这奖.是奥斯卡吗.你得瑟个球了。

鹦鹉史航:不被傻逼听说,真是所有美好事物的生存之道啊。

orange仔_:其实,你黑小时代有什么得益? 真搞不懂现在所谓的影评人。

鹦鹉史航:见到利益才肯出手,本该是老年人的鸡贼本性,现在却是年轻人的行为轨范。伤矣哉。

罗罗罗罗罗罗罗文--: 黑别人的同时顺便炫耀一下自己拿过金马奖。哟西你好牛X呀!

鹦鹉史航:主要还是被你衬托的。

草莓味的牛肉干:呵呵,这就是央戏的专业素质。

鹦鹉史航:孩子,世界上有中央戏剧学院,简称中戏。没央戏。

美川已符:真怀疑谁家牲口没拴好。

鹦鹉史航:看您倒是蛮自由的。

古怪口味统治病态宇宙:老人家,你和小年轻吵得很欢快啊,你怎么不去和藏獒打一架?

鹦鹉史航:藏獒太忙,他们真心闲。

她叫王幼琳:你没看过原著把。别在这装逼了。

史航毒舌是怎么炼成的

鹦鹉史航:看过原著,就不用装了,就真的是了?好险!

夏夏夏ling:你还是个知名人士?有素质得人就不会不尊重别人得劳动成果。

鹦鹉史航:您说的尊重,是指吃地沟油还吧嗒嘴吗?

爱穿红色高跟鞋的女孩:把粉丝称为脑残!你简直侮辱我们每个爱小时代的人!忘了告诉你,你永远也不会这样的铁杆粉丝!!

鹦鹉史航:这种铁杆粉丝,我有了都能想办法卸载。

S1nCHEN:影评人?看av的影评人吧?怪不得水准那么低。

鹦鹉史航:抱歉,我没有见过你。

YOLOOO:呵呵 五个字送给你:自卑又狭隘。

鹦鹉史航:我要真的是那样,我应该很喜欢《小时代》。

罗小静--:看了你的微博真心觉得你脑子有问题 这么大的年纪了 跟那些粉丝争来争去 有什么意思 看你说的话觉得你是一个编剧策划人么 你不要否认对小四的嫉妒。

鹦鹉史航:我嫉妒他有你这样的粉丝,为什么粉我的人,都不能像你这样自动施肥,把自己养成奇葩?

Black艺童鞋:别拿你所谓的姿态点评90后,你看不懂的东西太多了,不证明都不好,票房会堵住你的破嘴!

鹦鹉史航:我知道你提票房是想刺激我,逼我说出医院挣钱多,只说明病患是大规模这种没有修养和逻辑的气话,

鹦鹉史航与郭敬明粉丝骂战整理嘴毒不带一点个

我不上当!爱看「小时代」说明大家心里有爱!

视频:《鹦鹉说》 史航八卦张艺谋这辈子

《鹦鹉说》史航八卦张艺谋

鹦鹉史航:迎头面对骂战 却悄然退场

鹦鹉史航在微博上与郭敬明的粉丝对骂,骂战集合帖被转发了数万次,友们纷纷来拜师学艺。而在现实中,史航深深为这一代人担忧。对他来说,每一代人都在更新,而情怀是不变的。

吐槽《小时代》

他要到宜家找一个体积最小的沙发,要两边有扶手的,然后把臀部牢牢地卡进去,直到整个人都陷入沙发里面。他戴着一副老式圆眼镜,那双洞悉世事的眼睛就藏在厚镜片之后。在西祠胡同活动时,他是北方影武者;在天涯社区,他是北方影武士;如今在百度贴吧,他叫鹦鹉史航。

《小时代》上映后,史航花了300元买了2张VIP电影票,特地跑去看了一场,回来后发了一条微博:《小时代》有一点是对的,导演把关把得好,全片没出现一个演技派,大家水准一般齐。最年长的王琳,也是韩剧恶婆婆的标配,与年轻演员半斤八两,不伤和气。其中若出现几个金士杰、吕中、李雪健、李立群,那可惨了。看着某些年轻女演员念台词时,手都放不下来,那种贴春联的演法,应该是去《康熙来了》跟汉典学的。此后,微博上掀起了鹦鹉史航和郭敬明粉丝的骂战。

史航遭友围攻

按自己性格行事

这不是史航第一次在微博上遭友的围攻了。第一次是关于舒淇删微博事件,第二次是他点评罗志祥在《西游降魔篇》中的演技,第三次是他评论电影《一九四二》。但这一次我对《小时代》的点评所遭遇的状况比前3次都要严重,他们的逻辑错误会导致他们的人生出问题。

人生若是挑就来不及了,有什么想法就说出来。史航慢悠悠地晃着他的老式蒲扇说。在微博大V之中,他的性格带着点武侠小说里快意恩仇的色彩。对看过的文学作品,史航都要一五一十地写下自己的感受。我人生中所有事情,都是按自己性格行事的。有很多人是屈己从人的,自己的意见往往就忍了、咽了。但我从来不忍,我贪舒服。

一定要做

为热爱的东西做再多丑恶的东西,也找不回正能量。史航对于奋勇杀敌的粉丝很是感慨。他把偶像分为善于逞强和懂得示弱的。示弱的偶像会赢得这个世界。有些人觉得他是弱者,我就要做他的骑士团。这些偶像很善于操纵年轻人,对此我不能说太多。

论战持续了整个周末,在新的一周,史航表示不再接受任何采访,也停止了对郭敬明粉丝的攻击。除了不想让别人觉得他拿这个事情炒作之外,李国修的去世点醒了他。台湾戏剧泰斗李国修7月2日凌晨突然去世,史航在微博上写道:人生苦短,又短又苦,又苦又短。关于《小时代》,不再回复那些脾气跟我一样不好的年轻朋友了。我在这里逞口舌之利,真正能教育我和他们的,却只有岁月本身。李国修在去世前,为自己安排了一场喜剧葬礼,这是他要到另一个世界继续做戏的胸怀。史航感到很惭愧:我看到心灵丰富的生命离我们而去,而心灵干瘪的孩子还在蹦跶。

史航偏爱旧书

爱好恒久不变

史航偏爱旧书,在他200平方米的房子里,书被满满当当地摆在了几十个书架上。大学毕业后,史航的第一份工作就是在母校中央戏剧学院的图书馆做采购员。馆长选择他,是因为在过去的4年里,他老是看到这个小伙子泡在这里。听说你把图书馆的书都看完了?馆长问他。没有,但是想。史航就留下来了。

他觉得自己就是那个华老栓,很慌地去找一些东西,但是他兜里的洋钱还在,最开始相信的东西还在。对我来说,很早以前喜欢的东西,比如说戏剧,比如说历史,我现在还喜欢着。很多人以前喜欢的东西,最后变成了人血馒头。

与微博上那个毒舌的鹦鹉史航不一样,他私底下是一个语重心长的人。只是每一代人在更新,但情怀是不变的。没文化的人可以佩服一个特别有文化的一本书里的一个人的行为,他懂的是骨子里的东西。史航说,哈尼不知道托尔斯泰是谁,但他知道如果满城人都跑了,还有我这么一个人去堵拿破仑,跟他拼命。史航希望读郭敬明的这一代人想一想,那个人为什么要去堵拿破仑。

鹦鹉史航遭粉丝围攻已经不是第一次了。也都为大家盘点了鹦鹉史航遭围攻次数及事件。想要成为鹦鹉史航的亲们大有人在,想必也没那么简单就是了。

广东玻璃瓶厂家价格
紫色羽绒服价格
淘宝网电子手表报价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