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影视

电价断崖式下调降火光伏 业内呼吁相关配套支持政策

发布时间:2019-10-12 23:27:43

10月17日,国家发改委召集包括财政部经建司、能源局新能源司、五大发电集团、三峡、中广核、龙源、协鑫、天合财务部新能源公司、两大电网公司财务部等人士召开座谈会,听取各方对调整新能源标杆电价的意见建议。日前,国家发改委出台《关于调整新能源标杆上网电价的通知征求意见稿》下称《意见稿》,拟大幅下调光伏等标杆电价,并下调风电、光伏补贴力度,并且不再将生物质发电纳入可再生能源基金补贴范围,转而由各省定价并支付补贴。新政策执行时间为2017年1月1日。

新能源电价下调,一石激起千层浪。据记者从10月19日召开的2016中国光伏大会上了解,多位业内人士认为下调是必然趋势,但不应断崖式下调,而建议持续匀速调整。

价格下调已成必然

据中国循环经济协会可再生能源专业委员会政策研究部主管彭澎对外透露,此次国家发改委召开座谈会,已经是第二轮征求意见,之前相关部门已向各省级政府征求过一轮意见了。

此前国家发改委出台的《意见稿》提出,将下调风电、光伏补贴力度,其中三类地面光伏标杆电价下调幅度在23.5%-31.2%之间,分布式发电项目的补贴标准也计划大幅下调近四成,远远超过行业预期。其中明确,主要三类地区的光伏上网电价分别是0.55元、0.65元和0.75元;而2016年7月起,国内的三类地区电价是0.8元、0.88元和0.98元。

而在此基础上,《意见稿》指出,针对分布式光伏,补贴资金通过可再生能源发展基金予以支付,由电网企业转付;其中,分布式光伏发电系统自用有余上网的电量,由电网企业按照当地燃煤机组标杆上网电价收购。“全额上网”模式执行光伏电站价格,具体补贴发放审批程序按照光伏电站的方式执行。

而对于新能源电价下调的原因,《意见稿》则指出是继续执行新能源标杆上网电价退坡机制。

“根据当前新能源产业技术进步和成本降低情况,适当降低保障性收购范围内2018年新建陆上风电和2017年新建光伏发电等新能源标杆上网电价。光伏发电、陆上风电上网电价在当地燃煤机组标杆上网电价含脱硫、脱硝、除尘电价加1分钱/千瓦时的超低排放加价以内的部分,由当地省级电网结算;高出部分通过国家可再生能源发展基金予以补贴。”

据悉,《意见稿》发布后,全国工商联新能源商会发出了《关于“光伏标杆上网电价调整”意见征集的紧急通知》,征求会员企业的意见,并计划汇总后上报国家发改委和能源局。

而据中国光伏行业协会秘书长王勃华透露,在汇总行业意见后,已经整理了14页的建议、意见,分别递交给发改委的价格司、能源局的新能源司、财政部和工信部。“当前系统投资在7-8元/瓦,一二三类电池宜在0.7元、0.8元和0.9元/kwh,中国幅员辽阔,不同地区差别较大,测算只是理想情况,只能供参考。”

光伏企业低价抢市场

尽管光伏企业纷纷反对过快下调新能源电价,但却也知晓大势已定,多数企业已经在未雨绸缪,一边抢装做大规模,一边实施低价战略抢占市场份额。

最新数据显示,今年上半年国内光伏发电新增装机规模超过20GW,新增规模相当于去年同期新增7.73GW近3倍。光伏产业规模的大幅增加正是因为受光伏标杆电价将下调等政策预期影响,光伏行业上半年出现一波“6·30”抢装潮。

据统计数据,2015年全国66家涉及光伏产业的A股上市公司营收总额超2200亿元,同比增长16%,净利润144亿,同比增长13%。今年上半年,由于“抢装效应”使得行业爆发式增长,全行业营收达到1134亿元,同比增长27%,净利润102亿元,同比增长70%。

光伏产业新增装机在上半年的爆炸式增长,也引发了行业长期的结构性过剩。

中国光伏行业协会理事长、天合光能董事长兼CEO高纪凡在2016中国光伏大会上称,进入下半年以来,光伏需求快速下滑,给行业造成很大压力。市场中一些企业在组件或系统招标时报出了令人意想不到的低价,这给全行业都带来很大影响。

事实上,光伏行业从下半年开始,先是多晶代表晶科能源和单晶企业轮番报出最低价;此后在“领跑者基地”专项招标中,协鑫新能源报出0.61元的度电价格让业界大跌眼镜。

对于光伏行业出现的低价竞争,王勃华认为,部分企业在项目招标中报出低价,有其偶然性也有必然性原因,最主要是受到新能源电价下调的政策预期影响,给明年价格下降留出空间,另外也不能不排除企业有战略性布局的考虑。

业界呼吁配套政策

尽管此次电价下调可有效缓解新能源资金缺口越来越大的问题,但对新能源企业影响较大,特别增加了光伏电站投资者的盈利压力,新能源企业也纷纷希望得到配套的支持政策。

高纪凡指出,电价下调不应该是断崖式的,应该每年以8%到9%的幅度持续匀速下调,这样企业会有一个明确的投资预期,平价上网的目标也能实现。“除了电价,还要建立配额+绿色证书交易机制,推动绿色金融,支持可再生能源发展。”高纪凡认为。

国家能源局副局长李仰哲则公开表示,截至今年上半年,可再生能源补贴缺口累计达到550亿元,原有的补贴模式难以为继。决策部门面临着极大的压力,关于产业发展未来的制度安排和政策选择遇到了现实的挑战。

李仰哲指出,通过市场进行竞争性配置光伏资源开发是一个很好的尝试,并透露正在研究制定可再生能源电力绿色证书交易制度,并逐步调整现有的补贴模式,即要把目前的固定电价逐步转变为定额补贴。

工信部电子信息司副司长吴胜武则在2016中国光伏大会上透露,未来将推动光伏制造行业规范条件,与相关投资、金融、财税、应用等政策加强联动。在继续统筹资源支持光伏产业核心技术创新的同时,将推动光伏应用多样化发展,提升光伏发电在工业园区、民用设施、城市交通等多个领域的应用水平。此外,工信部将会同有关部门继续完善产业体系,强化标准监测和认证体系的建设。破除国内光伏市场分割和地方保护主义。妥善应对国际贸易纠纷,加强国际产业合作。

呼伦贝尔治疗白斑病费用
日照治疗睾丸炎方法
湛江治疗睾丸炎方法
呼伦贝尔治疗白斑的医院
日照治疗睾丸炎费用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