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生活

强人 第一百四十六章 拜访

发布时间:2019-12-04 08:01:05

强人 第一百四十六章 拜访

第一百四十六章拜访

“咱们推测一下啊——”在经历了两次危机重重的战斗以后,张念祖他们不得不分析起敌人的情况来,张念祖道,“咱们就假设上次别墅里逃走的人就是杜恒,那么我还是那个问题,他为什么要找我?”

雷婷婷道:“首先我们可以确定他不是为了钱。”

张念祖道:“完全可以确定,小明他妹妹不是查过了吗,杜恒和刘跃进在20年前就受到过美国蔷薇花协会的邀请,那些都是身家过百亿的人。”

雷婷婷用搜索了一下蔷薇花协会,说道:“这个协会被传得很邪乎,甚至有人说美国总统选举都是受协会控制的。”她轻笑道,“不过这是老套路了,美国总统在哪个传说里都是傀儡。”

张念祖道:“杜恒海归以后,想找祖爷,但是两眼一抹黑不知从哪下手,于是撒下重金找人,被他第一个注意上的是老蒋,因为老蒋一人打倒十九个暴露了战士的身份,所以杜恒把矛头指向了他,但他不知道老蒋对强人族的事情也是一知半解,后来无果而终。”

李长贵道:“那么,他是怎么锁定你的?”

张念祖想了想,忽然豁然开朗道:“因为刘跃进——刘跃进临终前交代把他所有的遗物都交给我保管,为了这事儿我还小小的出了一名,刘跃进这么做相当于跳出来把我的身份给点明了。”

雷婷婷好奇道:“刘跃进给你留下什么了?”

张念祖苦笑道:“一个骨灰坛和十块钱零钱,最有用的东西就是长贵他们的地址,说来说去绕了一大圈到底也不知道他找我的目的。”

李长贵道:“你觉得在医院门口伏击你的大块头是杜恒派来的?”

“八成是。”张念祖道,“在刘跃进的事儿之前,他就到长胜街来过,现在想来那应该是一次试探,我都不知道当时我是怎么混过去的,第二次见面他就下手了,但他似乎不想要我的命,只是想抓住我。刘老六救了我以后我才知道强人族公款的事情,以前我一直以为杜恒和大块头是来讨债的族人,后来终于想清楚了:公款的红利再多,他们也看不在眼里,而且债主是不怕欠钱的人找上门的。”

阿三道:“说明姓杜的心里有鬼。”

李长贵道:“如果杜恒也是我们的族人,那他针对祖爷下手就不是心里有鬼了,他这是叛乱!”

阿四道:“你们还记得吗,咱们去他别墅的时候,发现了好多血袋。”

李长贵道:“你的意思是?”

阿四道:“一个人挖空心思地找另一个人,他又不是为了钱,那只能是为了命!”

雷婷婷下意识地捂住嘴道:“杜恒想干什么——喝念祖的血吗?”

张念祖一顿,他似乎终于抓到了问题的关键,于是把探寻的目光投向李长贵:“我的血有续命的作用吗?”

李长贵却缓缓摇头道:“自古以来并没有这样的说法,历代祖爷之所以长寿是因为他们大多不是纯粹的战士。”

张念祖补充道:“刘老六他们管这种情况叫‘亚强人’。”

李长贵道:“所以祖爷的血不可能是药。”

阿三道:“而且哪个失心疯敢提出用祖爷的血来给自己续命?”

一句话提醒了张念祖,他说:“之所以没有这样的说法,是因为没人试过吧?”

李长贵道:“念祖,你可别胡思乱想啊。”

张念祖摆手道:“我先打个求证。”他拨通了徐赢东的号码,先问,“徐大夫,有时间聊几句吗?”

徐赢东此刻正坐在自己的公寓里看书,说道:“难得休息半天,怎么了?”

张念祖抓紧时间道:“有没有这么一种可能——把我的血不管是注射也好、还是怎么提炼也好,弄到咱们族里战士的身体里,会不会成为解药让他们摆脱45岁寿命的限制?”

徐赢东一愣。

“徐大夫?”

徐赢东回过神道:“我实在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你,那就尽量用不太专业但是你能听懂的语言解释,不过请你不要生气可以吗?”

张念祖道:“你说。”

徐赢东这才冷淡道:“你吃错药了吧?”

张念祖没生气,他发现徐赢东有时候还满幽默的,他还想再继续问,徐赢东起身道:“稍等,我有访客了。”他走到门口等着,然后适时地打开了门——他住在最把边的公寓里,脚步声一直到了近前才停下,说明肯定是来拜访他的。

对方刚举起手还没落下门就开了,所以显出了几分愕然,访客是两个人,一个大块头推着一个坐在轮椅上的瘦小老头。徐赢东直接把他们让进屋里,对说:“你还有什么要问的?”

张念祖道:“最后一个问题

,如果战士到了生命的最后时间,他不停地给自己输血能延长寿命吗?”

徐赢东淡淡道:“自作聪明于事无补!战士血里的病毒异常强大,陌生血液一进入身体马上就会感染,代谢别人血的过程也是不断被感染的过程,我还用句不太专业的词来形容吧,没什么卵用。”

张念祖无语道:“你会客吧,再见。”

徐赢东挂了,问大块头:“看来你找我是真的有事?”

雷远征继续愕然,他不明白徐赢东这话是什么意思。

徐赢东道:“你上次跟踪我的时候我以为你只是个想抢钱的流浪汉。”

雷远征诧异道:“你居然知道我跟踪过你?”

杜恒笑眯眯道:“想不到啊,我一直想拜访的天才医生竟是我们族里的斥候。”

徐赢东眼神一闪道:“见笑了。”

杜恒对雷远征道:“难怪你上次跟丢了。”

徐赢东道:“两位来是有什么事吗?”

杜恒道:“患者来找医生自然是寻求帮助的,至于为什么不走正常流程,是因为我身份有些特殊——对了,我们彼此就先从身份来熟悉一下吧。”

徐赢东道:“我已经知道你们是战士了。”

杜恒道:“没错,而且我就是你说的那个‘自作聪明于事无补没什么卵用’的那个人。”

杭州市老年病医院预约挂号
蚌埠市第三人民医院怎么样
长治牛皮癣
南宁治疗癫痫病有哪家医院
新疆治疗宫颈炎医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