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生活

儿女与夜壶

发布时间:2019-12-04 13:02:07

早年间那社会,真可说是无奇不有。你若不信,且听在下慢慢地道来。

乡间有这么一位老人,老妻下世,儿子们分门另过。可怜他辛劳一世,老来穷得叮当响——真可说是“身无御寒衣,瓮无隔夜粮。”再加上积劳成疾,每年一到冬天就又咳又喘。三个儿子各自成家,娶妻生子,日子倒也勉强。只是三个儿子加上三个媳妇,一个比一个小气,人称“三对儿钻骨丁”。你看看,这老汉可不就倒了霉啦?

偏偏这年冬天,老汉又犯了病,而且比往常哪年都重。

十月初冬,乍寒时分,家里也还有些瓶儿、罐儿,儿子媳妇们照料服侍,还算勤快。窝头咸菜也罢,南瓜菜汤也罢,总算日日轮换,还算填得饱肚子。

日子一久,可就露了馅啦。

家里的零零碎碎,原也无几,该拿的都拿光了,儿子媳妇们便现出了本相。每日里吃喝无人过问,反倒连个安稳觉也睡不成:这个要房产地契,那个要铜器铁器。到后来,又一个劲地要“白洋片片”哩。可怜老汉贫穷一生,这金银铜铁的玩意儿,可到何处去寻,去找?儿子媳妇们只得咬牙切齿地咒骂:“白白地落了个精打细算的名儿”。

转眼已是腊月深冬、滴水成冰的时候了。儿子媳妇们越发是一个个横眉瞪眼。

老汉越想越伤心,几次想一死了之,可转念一想,自己勤俭一生,生儿育女一场,莫非就这样便宜他们不成么?思来想去,忽而灵机一动,计上心来。

你道有何妙计?原来老汉眼见众儿媳个个见钱眼开,便猛然想起,院外墙旮旯还有个不能用的锡制旧夜壶,便瞅空偷偷地将那旧夜壶捣成了一堆一寸左右的圆片儿,并装进了破烂的枕头中去。

刚刚装罢,便听见门外有脚步声。老汉就故意把那枕头弄得叮当作响,却又故意装作偷偷摸摸的样子。

这一招真叫灵。未过一袋烟功夫,只见大儿子俩口便笑吟吟地端来了热腾腾的白面、肉菜。

“爹”!大儿子嘴里甜腻腻地开了口,“您老人家该吃点儿东西啦!”

老汉翻身坐起,故作惊讶地笑道:“敢是日头朝西出来了么?”

那俩口儿呢?这种人是最会做戏的,便痛哭流涕地臭骂了自己一顿,临了还指天划地地赌咒发誓说,从此以后要“孝敬老人,积点儿阴德“呢。

同样的戏,二儿、三儿两对儿也照演了几场。

这一来,老汉总算有人照应,少受了不少冻饿之苦。

数月以后,老汉终于支撑不住。临终前,他叫小孙孙找来纸笔,说要留句话给后人。

儿媳们巴不得老人咽气,便你争我夺,一下子把那破枕头扯了个稀烂,叮铃当锒一阵响,儿媳们一个个惊呆了,脸上红一阵,白一阵。

大媳妇毕竟聪明,到处翻来翻去,可除了些烂布条、破棉絮之类,竟一无它物。只在枕头下褥子底找到一张纸条,赶紧捧给众人。顷刻间众儿媳围了个不透风。内有一个粗通文字的,竟脱口念到:“养儿养女尽扯淡,不如老汉破夜壶。”

话既出口,院子里看热闹的人叽叽喳喳地笑个不停,三对儿夫妻一个个是目瞪口呆,哭笑不得。

共 1186 字 1 页 转到页 【编者按】一篇很有教育意义的民间故事,结尾之处不错,令人深思,整个故事过程略感直白,个见!【编辑:李荣】

1 楼 文友: 2010-02-25 21: 6:01 问好作者! 喜欢文学、音乐

2 楼 文友: 2010-02-25 21:50:16 民间故事,欣赏学习。 广东省青年产业工人作协会首席特约副秘书长,贵州省作协终身会员,广东省作协会员《作品》网络版编辑,中国作家第一村作家工作室成员,观音山文学社副社长兼贵州分社社长,《塘厦文学》特邀副主编。《新文报》总编

4 楼 文友: 2010-02-26 09:07: 经典浮世绘,问好晋忻老,节日好。 抬头看天,低头做事

东莞东方医院丘志勇
广州去哪里治疗癫痫病好
黑龙江哪家医院治疗牛皮癣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