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生活

职场风云:我的极品老婆 正文 正文_第174章_1

发布时间:2020-01-16 20:15:37

职场风云:我的极品老婆 正文 正文_第174章

一天的时间,忙碌一下也就过去了,陈兴这个当市长的每天的感觉就是做不完的工作操不完的心,时间一天一天,过得也格外的快。

不知不觉的,他来南州就已经两个多月了,进入12月上旬的时候,陈兴这个代市长头上的‘代’字也终于正式去掉了,12月9号,市人大召开第××次人大常委会,会议除了审议相关工作事务,亦进行了相关的人事任命,而陈兴这个代市长在经过了本次人大会议选举后,正式出任南州市市长。

会上,同时还有几项相关的人事任命引人注目,副市长邵华东被任命为常务副市长,市委秘书长贾正德被任命为副市长,他接替的是邵华东的位置,原卫生局局长曾高强被任命为副市长,几个人事任命成了人们关注的焦点。

要说今天最为意气风发的人物还非曾高强莫属,不管是邵华东还是市委秘书长贾正德,两个人都只是往前跨了一小步,而曾高强直接从卫生局局长的位置上提为副市长,实实在在的往前跨了一大步,这不,从会议开始前,曾高强就已经笑得合不拢嘴了,有关他的人事任命,他自然是提前得到了消息,脸上的笑容想控制都控制不住,哪怕是他故意绷着脸,给人一看,却像是忍着笑一样。

相较曾高强而言,贾正德的心情可就差了点,并不是说不高兴,而是现实……同他期望的有点落差,贾正德看中的是常务副市长的位置,他本也是市委常委,虽说排名垫底,但也有资格问鼎常务副市长的位置,关键就看葛建明肯不肯大力支持了,不过愿望很丰满,现实却是很骨感,贾正德最终还是没能如愿以偿,离常委副市长的位置,终究是差了那么一小步,是的,只是那么一小步,但却又是不可逾越的一步。

别看常务副市长和副市长只差了两字,但却是天差地别,而真正较真起来的话,市委秘书长和常委副市长孰好孰坏,这还真的没有多大的可比性,但相对而言,后者的发展空间会更大一点,贾正德也不是说半点没收获,所以他的心情并不差,只是和期望的有落差,心情也不能说有多么兴奋罢了,毕竟他原来就是市委常委了。

会议开完,众人也是该干嘛该干嘛去,贾正德回市委去了,没错,是回市委,不是市,他的工作要交接,同时,最重要的是,他还得向葛建明这个市委书记再表一下忠心,要知道,他有今天的地位,完全是靠葛建明的提拔和栽培,没有葛建明的支持,他啥也不是,现在已经成为能够独挡一面的领导了,贾正德自然是要向葛建明表示忠心和感谢,他也瞅准了要一门心思跟着葛建明走,葛建明现在还年富力强,今年也不过才五十二岁罢了,以后有很大的可能走上正部级的岗位,他坚定不移的跟着葛建明的脚步走,说不定也能捞个正厅当当,想想他几年前也还只是个副处级干部,跟对了领导,几年内就变成了副厅,要不说官场里能不能跟对领导有时甚至还比个人能力还重要。

贾正德回市委,邵华东这个新任的常务副市长则是低头走路,上了车后就径直返回市,市几名副职的座位排次,邵华东原本就能排第三,现在是实实在在又往前进了一步,但跟以往一样,邵华东还是一如既往的低调,开完会后,邵华东只是在出会场的时候跟人打了招呼,脸上更多的也只是公式化的笑容,离开会场,邵华东便迅速钻进了自己的车子回市去。

市,邵华东回来后没隔多久便来到了陈兴的办公室,邵华东是来委婉的向陈兴表示谢意的,在省里决定常务副市长的人选时,陈兴是说过认可邵华东的话,尽管陈兴的话在这一次的任命中起的不是决定性作用,但邵华东总归是要向陈兴表示一下谢意,他和陈兴本就有不错的私交,来陈兴办公室当面感谢一下也没啥,至于外人会怎么联想,邵华东也懒得去理会。

邵华东深知自己这个常务副市长是怎么来的,说起来,也全得益于本地派和外地势力的博弈,常务副市长一职原本就是被本地派势力牢牢把持着,李浩成出事了,本地派自然也不会心甘情愿将这个位置让出来,再扶持一个本土干部上来是肯定的,而邵华东是市委常委、副市长,在市的排名紧随李浩成,他很容易就进入省领导的视线,再加上他是‘根正苗红’的本土干部,这次的晋升其实一点也不意外,陈兴在其中说了肯定的话,只不过是起了锦上添花的作用罢了,他来南州的时日尚短,涉及到这个层次的干部任命,他也发挥不了多大的影响力。

同邵华东一样,曾高强也是得益于本地派和外地势力的博弈,张辛军也被纪委带走了,他原来也是本土干部,本地派势力也不甘愿将这么一个副厅级职位拱手让人,和外地势力的激烈交锋就开始了,省委书记福佑军眼皮子还扫不到这么一个副厅级干部的任命上,但要是能一步步削弱本地派的势力,福佑军也是乐意为之的,再加上葛建明这个南州市委书记早就有意在市嵌入几颗钉子,由葛建明冲在前头的交锋就展开了,福佑军则是在后面压阵。

葛建明想扶持自己的大管家贾正德担任常务副市长,他的提议遭致了本地派的强烈反对,但葛建明终究是省委常委、市委书记,后面又有福佑军支持,这次的交锋,葛建明的态度也极为强硬,而且葛建明也有意恶心了一下本地派势力,那啥,李浩成还在国外滞留来着,作为一名党员干部,李浩成的行为简直是给党和国家抹黑了。

葛建明提及这个,委实是让本地派势力恶心了一把,李浩成原本是本地派重点培养的接班人之一,现在却是闹出了这么恶劣的影响,本地派势力的几位大佬也是脸面无光,特别是李浩成的老领导,现任省人大主任汪清海,差点就成了众人的笑柄。

葛建明针锋相对,本地派的势力也寸步不让,这一次的交锋不可谓不激烈,最终的结果也就可想而知了,双方各退一小步,葛建明成功的把贾正德调到市去,当然,常务副市长是别想了,但不管咋说也是排名仅次于邵华东的副市长,这个结果对葛建明来说不算特别圆满,但也算是达到目的了。

至于本地派势力,依然控制着常务副市长的位置,而张辛军出事而空出来的位置,也仍然由本地派的干部担任,说起来,本地派势力仍然占据优势,但要是和以前一比,就能看出本地派势力正一步步被削弱中,原来的李浩成、邵华东、张辛军,这几位可都是货真价实的本土干部,如今却是被葛建明成功的嵌入了一颗钉子。

有人失意有人得意,曾高强开完会后就直奔酒店了,卫生局的几个副局长早就在酒店摆下了宴席,要为曾高强高升副市长庆贺来着,曾高强开完会后就来了这里,脸上端的是春风得意,心说自己的几名副手还算识趣。

“曾局,恭喜您荣升市长。”副局长梁立恒率先站了起来,端起酒杯敬曾高强,他也有意将‘副市长’的‘副’字略去,拍马屁总要拍得让曾高强舒心,他也知道曾高强私底下对陈兴半点尊敬都没有。

梁立恒先起了这个头,其他人也不甘落后了,争先恐后的起来敬曾高强,曾高强意气风发,来者不拒,笑得眼睛都眯了起来。

席上还有一个颇为另类的存在,那就是方婉华,方婉华也出席了酒宴,他是院长邓锦春带来的,邓锦春还是卫生局副局长,对曾高强和方婉华之间那点龌龊早就心知肚明,今天也自作主张将方婉华带了过来,见曾高强喝酒的时候不时的往方婉华方向瞟一眼,邓锦春就知道自己这马屁又拍对了,心里不禁暗暗得意。

方婉华脸上化着精致的淡妆,静静的坐在桌子一角,其他人包厢里气氛热烈,更不乏有人大声喧哗,众人都是兴致高涨,而原本格外讲究上下尊卑的曾高强今晚也对下面人的一些逾越举动不以为意,谁让他心情高兴呢,再者,大家是在为他庆祝,那就更不用在意嘛。

“小方,你怎么老坐着呢,应该起来敬曾市长一杯。”邓锦春见曾高强高兴,眼珠子往方婉华脸上一扫,笑咪咪的说道。

邓锦春这一说话,其他人也都跟着起哄起来了,在场的人能出席这个为曾高强准备的庆功宴,那显然都是跟曾高强有得近的人,职位也不低,要不然也进入不了曾高强的小圈子,对于方婉华这个时不时会和曾高强一同出现在酒宴上的女人,众人一个个心里跟明镜似的,别人不知道,他们又如何不知道曾高强的为人,贪钱,喜好女人,这是曾高强身上最明显的两个标签,熟知他的人,也都会投其所好。

这不,今天酒桌上仅有的两个女人,方婉华,还有卫生局办公室主任邱艳华,这两人都跟曾高强有超友谊的关系,此刻,邓锦春先开了头,其他人也跟着起哄了,把方婉华弄得面红耳赤,但若仔细一看,可以看得出方婉华在笑的同时,脸上有着那么一丝淡淡的忧愁。

“小方,别人连给曾市长敬酒的机会都没有,你可要珍惜眼前的机会,你好好表现,曾市长才能更加照顾你嘛。”卫生局的另外一个副局长孙正义笑道,脸上的神情分外暧昧。

“嗳,老孙,你这话说得不对,你咋知道小方不好好表现呢,人家指不定是想单独在曾市长面前好好表现,咋能让我们看到。”

梁立恒笑道,他是常务副局,关键是他和曾高强的关系很近,别看他是二把手,但却经常为曾高强跑前跑后,很多不需要他这个副局长做的,他也亲自去忙活,当然,前提那是曾高强的事,所以梁立恒在私底下被很多人戏称是曾高强的头号狗腿子,仗着和曾高强关系近,梁立恒现在也就敢开跟更露骨的玩笑,不过这也是他看准了今晚曾高强今晚高兴,不会计较。

方婉华被众人说得脸一直红红的,最后怯生生的站了起来,“曾市长,我敬您一杯。”

方婉华看着曾高强的眼神端的是有些哀怨,马江被撤职了,现在还在接受更进一步的检查,最近一直有传言说马江还可能被判刑,方婉华心里是暗暗着急,丈夫有可能要进监狱了,她的心情能好得起来才怪。

而曾高强呢,一边是跟以往一样叫她出来,一边又不肯帮忙,虽然嘴上一直说着在帮忙跑关系,但也没见她老公的境遇好点,照样是被撤职,现在又传出可能要被判刑,方婉华再傻也知道曾高强在敷衍她,她对曾高强挺怨恨,但又不敢表现出来,这也是她的悲哀,面对强权,她又能怎样,再者,她有自己的利益诉求,没办法真的离开曾高强。

“小方敬我,那我这杯得喝完,不能欺负女同志。”曾高强眉开眼笑,眼睛在方婉华脸上扫来扫去。

“曾市长对女同志一向都是春天般的温暖,很多女同志都说曾市长在家肯定是模范丈夫来着。”梁立恒凑趣道。

“应该说在外面是大众模范丈夫才是。”邓锦春心里嘀咕了一句,曾高强也不知道给多少女同志客串了丈夫的角色,幸亏他年纪比曾高强大很多,家里的婆娘也是年过半百的半老婆子,要不然他也得担心曾高强会不会给自己带绿帽子,不过腹诽归腹诽,邓锦春有点另类的得意,任曾高强职务比他高又怎么样,还不是穿他的臭鞋,嘿,方婉华被他先上了才轮到曾高强,每每想及此,邓锦春就有些自得。

“曾市长,我也敬您一杯。”邱艳华在方婉华坐下后就迫不及待的站起来了,隐隐有点争宠的意思,她成为曾高强的情人已经很长时间了,比方婉华不知道早了多少,但也因为时间久了,曾高强对她有些腻了,论姿色,她不会比方婉华差多少,但论年龄,她就比方婉华大多了,女人的年龄是个宝,这年纪一大,也意味着年老色衰了,虽然她保养得好,四十岁的人了,看起来仍然很三十来岁的希一样,但跟方婉华这种真正三十岁出头的人比起来,她就真的没优势了,况且现在曾高强对她的兴趣也是一日不如一日,邱艳华心里有危机感,眼看着曾高强又进步了,当上了副市长,她更要抱紧这棵大树了。

“哎呀,邱主任不愧是女中豪,小方,你有对手了。”梁立恒在两人脸上看来看去,笑得格外猥琐,他对邱艳华一直挺有兴趣来着,这个中年美妇很迷人,风情万种,但他也只敢有兴趣,那是曾高强的女人来着,他可不敢染指,如今曾高强高升了,他还巴望着曾高强也能拉他一把,把他前面的常务副去掉。

……

陈兴忙完了一天的工作,晚上就是接连两场宴席,他今天正式出任南州市市长,晚上有一场市工商联合会的酒宴推不掉,出席完工商联合会的晚宴,紧接着就是和黄明这个老同学吃饭,黄明说他去掉了头上的代字,怎么着也得喝一杯,弄得陈兴哭笑不得,不过老同学的心意,他必须领。

黄明为陈兴准备的这顿酒宴,那可就全都是自己人了,除了他的准未婚妻卢小菁,就是陈兴的女人,楚蓉和何丽,这饭也就吃得格外的轻松,酒桌上五个人,三女两男,莺歌笑语一片,要说这三个女人一台戏,那是一点不假,楚蓉何丽跟卢小菁聊的那热乎劲,陈兴和黄明有时想插嘴都插不上。

“这金都酒店不是要申请五星吗,跑得怎么样了?”插不上话,陈兴哥黄明索性也就聊自己的。

“八字没一撇,省旅游局那边还没搞定,更别说报送国家旅游局了。”黄明摇了摇头,他最近可算是知道在溪门县有陈兴留下的关系照顾他,为他省去了多少麻烦了,特别是酒店申请三星,陈兴帮忙找了关系,让他不知少跑了多少路。

“陈市长,不是我故意抹黑你们部门的,你说请那些人办点事怎么就那么难呢,老百姓的税收养着他们,请他们办点分内的工作,却是个个跟天王老子一样,爱做不做,要是说句不好听的话,立马就遭白眼。”卢小菁不忿道,陈兴说起酒店的事,她也顾不得和楚蓉何丽聊什么化妆品香水衣服了,同陈兴抱怨道。

“现在很多部门的工作作风还停留在以前,官老爷的观念深入骨髓,没有服务意识,你说的情况只能说再正常不过。”陈兴笑道。

“我们纳税人是你们这些公务员的衣食父母,现在要办点事却是要求爷爷告奶奶,还不定能办,我看税都白交了。”卢小菁撇着嘴道。

“小菁,你就少抱怨两句,你就是这性格,所以才会得罪那些旅游局那些办事的,好好的事办砸了。”黄明摇头道。

“我性格怎么了我,难道我说的有错吗。”卢小菁一听黄明的话,一下就不乐意了。

“我不跟你争了,不然等下又跟我急眼。”黄明苦笑了一下,也不敢再跟卢小菁争论,赶紧转移话题,“对了,陈兴,沙元宝你认识不?”

“沙元宝?海城市首富那个?”陈兴一愣,疑惑的看了黄明一眼。

“我就知道你认识,这些有钱人,财富到达一定程度,还真是声名远播。”黄明笑道,间接肯定了陈兴的话,“我前几天回海城,这沙元宝也不知道怎么知道我跟你认识竟然主动来找我了,让我帮忙牵线搭桥,说要跟你认识一下,他说要来南州投资,不知道你欢不欢迎。”

“他要有意向来南州投资,那应该是我去求他才是,像他这种有钱的商人,到哪都是的座上宾。”陈兴笑了笑,沙元宝真要来投资,直接就能来找他,压根就没必要通过黄明传话,肯定有别的诉求。

“那就不清楚了,谁知道这些有钱人是脑子里装的是什么。”黄明笑道。

“你就给他传个话,说我随时欢迎他来南州投资。”陈兴沉吟一下道。

均安医院
凌源分局中心医院
湖南哪家医院治疗癫痫病好
江门哪家医院治疗白癜风好
威海治疗小儿癫痫病医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