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情感

造化之祖 第一百三十章:败走

发布时间:2019-09-26 04:24:05

造化之祖 第一百三十章:败走

听了这话,穆天河三人原本惊怒的心情逐渐平复下去。看向墨笋的目光之中,也不再有惊惧,但依旧凝重至极。

天狼山之中,能够被墨笋称之为主上的,也只有那神秘的天狼山主一人而已。他虽说未曾在众人面前显露过修为,但众人都认为,他早已是天武境界的武者!

天武!

有人曾言,若是天狼山主亲自动手,不用多久,四大家族便会全灭。尽管很不愿意承认,但穆天河等人却是知晓,这的确是一个事实。毕竟,天武境界的实力,早已经超出‘人’的界限了!

就如同那日,在蕴星城之中,天外楼少宗水若轩惊天一刀,如同苍芎下倾泻的银河洒落,威压一城之人!

“主上功参造化,并不屑于亲自斩杀你们这些虫子,不过,墨某虽然修为不及主上,却愿意为主上分忧,今天便斩了你们三个!”

墨笋声音粗狂,如同雷鸣乍响,一丝血迹却是不经意之间自嘴角滑下。穆天河三人对视一眼,眼中眸光闪烁,似乎是在分析墨笋的话语。

宋家家主满头银发,眼中仍有着些许悲凉之意,风雷镇四大家族存世多年,四位族长之间虽说明争暗斗,但陈家家主的死亡,仍不免让他们产生兔死狐悲之意。

但三人皆非是等闲之辈,纷纷压下心头的悲凉,呈三角之势,将墨笋围在中央。

“嘿嘿,看起来你们还是不死心啊,不如我再告诉你们一些好消息?”墨笋大笑道:“你们提前将家族留手之人疏散,我又岂能想不到?那天的漏之鱼定然给你们带去了消息。我早就猜到你们会有动作……”

穆天河闻言,面色突然大变,他明白,墨笋口中的漏之鱼,当是穆宁,而自己也的确按照穆宁所说,做好了防备,即便是白家,自己也派二长老暗中看守。

这其中,当不会出现问题!

就在穆天河思绪翻滚时,墨笋一声大吼,一道音浪扩散之间,瞬间让三人心中震动,他一双铁拳挥出,带动周围的天地之势,竟是以一击三,勇猛无匹。

咚!咚!咚!

一道巨大的血色狼影在他的拳风之下出现,甫一出现,便仰天咆哮,天地之间有阴气急剧流转,使得这一刻,墨笋如同黑暗之中的阴魔一般,狰狞而又恐怖。

穆天河挥剑,万千道剑气洒落,在周身布下一道剑气之森,将阴气阻挡在外,同时抵御着墨笋的攻伐,他的剑气翩跹,化成一根翠绿色的长竹,在这阴森的上空,成为一抹光景。

高家的家主一身黑衣劲袍,大开大合,与宋家的家主退守在穆天河的身旁。此番战斗,墨笋能够调用天地之势,已然让他们陷入了狼狈之中。

血色巨狼咆哮,如今已有五六丈高低,滚滚而来的阴气不再翻腾,已然全部归于狼身之内,使得这血狼如同实质般。至于墨笋,却是不见了踪影!

“天狼山虽说恶贯满盈,但其武学的确可怕,这种气息

造化之祖  第一百三十章:败走

,让我想起了死亡绝地之中的阴魔……”

高家的家主低语,四下一瞥之间,竟是没能发觉墨笋的行踪,不由得心中警惕。然而任他感知,却都没有发觉墨笋的行迹!

“糟了,墨笋他逃走了!”穆天河忽的反应过来:“他不过是地武七阶,即便有天狼山主的方法,让其能够暂用天地之势,但终究是暂时的,刚才估计已经到了极限,趁着阴气弥散之际,他已经走脱了!”

风雷镇外,墨笋自天而降,狼狈的摔倒在地,他口鼻溢血,浑身上下不停的鼓胀,而又收缩,每一次,他都会发出凄厉的喊声。

半响之后,他如同铁塔一样的身躯,已然缩水至正常人的身高,浑身的气息,也下降到了极点。

“哼,该死的几个老鬼,我短时间调用天地之势,斩杀了一个,却让我修为大损,此番须得休养一段时间……”墨笋从地上爬起,站直了身子,眼眸之中红光一闪:“希望白家那边,能够给我带来一些好消息!”

……

另一方,穆清漪面色煞白,她竭尽全力,白皙的手指点出,阴煞魔指瞬息之间印在了红衣青年的胸膛处!

砰!

一声轻微的响声,红衣青年瞪大了双目,这一刻,他的眼中布满了血丝,道道青气在他的眉心汇聚,但还未挣脱出,一股能够洞彻一切的寒意便从他的胸膛处冒出。

连带着,还有那能够腐蚀生机的气息!

穆清漪面色惨白,没有丝毫血色,但她的嘴角却是微微一弯。片刻后,一阵清风吹拂而过,面前的红衣青年化作飞灰,悉数湮灭!

噗通。

少女心神一松,整个人跌坐在地上,靠双手撑着,勉强没有倒下。她打坐调息,尽快恢复着自身的伤势。但却在这时,穆清漪的面色猛然一变!

那已经能够为她所用的阴煞气息,竟是在此时,如同脱了缰绳的野马一般,脱离了她的掌控,快速的侵袭她的经脉!

穆清漪此时已经是重伤在身,全身元力更是所剩无几,突然遭此剧变,顿时心中惊慌,可那阴煞气息蔓延之快,自她的血肉最深处侵袭,很快便让她的生机消散起来。

一层层寒冰自她惨白的皮肤上出现,一开始只是冰晶,再后来寒气四溢之下,形成厚厚的冰层,周围的树木花草,在这一刻齐齐停止了摇曳,化作一株株凄美的冰雕!

以穆清漪为中心,方圆百丈的空间,尽是一片冰雪的世界!

“要死在这里了吗……”

“哥,好像见到你……”

穆清漪呢喃昏沉之中呢喃,一双美目缓缓的闭合,脑海之中,忽的想起了诸多往事。

雪夜,一个幼小的女孩蜷缩在黑暗的角落,周围的寒意似乎能够将其冻僵,周围有着不知名的妖兽盘旋,她害怕,无助,心中悲凄……

一对年轻的夫妇寻到她,将她带回了自己家中,家中还有一个男孩,四人相伴,让这个女孩感到了温暖……

渐渐地,时光流转,脑海中的画面悉数席卷而来。在那记忆最深处的角落,一副花卷铺展开来,让女孩正在消散的思绪,微微停滞。

北京卫人中医医院手术费用
北京卫人中医医院收费高吗
北京卫人中医医院乘车路线
北京卫人中医医院价格
北京卫人中医医院的费用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